超30億資本涌入,“千鎖大戰”一觸即發

2019-06-28

上千家企業、數千個品牌,如今智能門鎖市場正迎來“千鎖大戰”。

“指區別于傳統機械鎖的基礎上改進的,在用戶安全性、識別、管理性方面更加智能化簡便化的鎖具。”這是智能門鎖在百度百科上的定義,十分的簡單明了。而在簡單的定義背后,是智能門鎖數百億級別的市場空間。

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,2017年智能門鎖在家庭端銷量600萬套,公寓端為200萬套,行業總產值超過100億元,在2016年的基礎上實現了翻倍。根據測算,到2022年,我國智能門鎖的年銷量將超過4600萬把,達到4604萬把;總市場規模將超過400億人民幣,達到437億元。而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將是智能門鎖的黃金三年,行業增速將分別達到104%、48%、37%。





與此同時,傳統機械鎖廠商、新興互聯網智能鎖品牌甚至是巨頭企業都涌入了這一賽道,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整個智能門鎖領域的品牌多達3500個。由此可見,隨著“萬物互聯”概念的興起,智能門鎖愈加受到追捧,大戰一觸即發。

一年超21億資本涌入

回顧智能門鎖的發展歷程,該行業已經走過了十幾年的時間,可以劃分為單機智能鎖、管家智能鎖和聯網智能鎖這三個階段。

早在2001年,公安部就針對智能鎖發布并實施了第一份行業標準:《GA374-2001電子防盜鎖》。只是這種早期的智能門鎖都是用于酒店業,采用的都是刷卡開鎖的方式,更準確的名字應該叫做“電子鑰匙鎖”。一年之后,這種單機智能鎖添加了有菜單界面的液晶顯示屏,從而實現對門鎖的設置操作,但其功能也并沒有太大變化。

隨后2011年,智能鎖從單機進入管家時代,開啟了SIM卡的通訊功能,可以實現向手機發送提示、報警短信。同時升級后的顯示屏,可以查詢開門記錄。

進入到2015年,智能門鎖開始具備聯網屬性,除了有更豐富和便捷的遠程和管理功能外,還可實現家居場景的物物聯動、安防保護。開鎖方式也更加多樣化,包括指紋密碼、虹膜識別、APP開鎖等,其產品類別也由建材、安防產品變為智能家居產品。

與此同時,巨頭企業攜手互聯網創業公司涌入市場,包括聯想、海爾、360、螢石(海康威視旗下)、三星、京造(京東旗下)、歐瑞博、云丁、創米等多家企業。

《中國智能門鎖產業白皮書2017》顯示,2014年-2017年7月,國內智能門鎖行業發生了22例融資,占整個智能家居總額的10%左右,融資以天使輪、A輪為主,金額在數百萬到上億級別不等。

據新芽數據庫,2018年至今在智能門鎖領域共有13筆融資事件發生,其中融資金額過億人民幣事件有7筆,占到總數的一半以上。粗略估算,智能門鎖從2014年發展至今,超30億資本涌入,背后的投資方中不乏阿里巴巴、百度等巨頭和紅杉資本中國、順為資本、分享投資等頭部投資機構的身影。



可以看出,盡管處于所謂“資本寒冬”的大環境之下,智能門鎖仍然會得到資本市場較多的關注,可稱之為一條熱門賽道。

另據不完全統計,僅今年5月至6月就有五家智能門鎖品牌召開發布會,對外發布新品。而隨著技術成本的降低以及各類移動app的興起,主流產品價格也由此前的3000到4000元進入到“千元時代”,例如物聯鎖科技的nokelock X1 自發電鎖、云丁科技的鹿客Classic智能門鎖以及創米科技的創米小白智能鎖均在1000元左右,競爭變得更加激烈。

千億市場,

門鎖安全是兵家必爭之地

門鎖作為千家萬戶的“最后一道防線”,其安全性至關重要。據艾瑞咨詢報告顯示,在智能家居知識普及下,居民對智能鎖的購買意向高達75%,且安全性以61.4%的占比成為消費購買時最為主要的考慮因素。

然而集多種技術于一身的智能門鎖,其本身同樣存在著安全漏洞。早在去年,央視新聞就曾曝光過,一種名為“特斯拉線圈”的小黑盒,可以利用電磁場干擾電路,當其靠近一款正常工作的智能門鎖附近時,該門鎖在幾秒鐘內便自動打開。

而在今年5月中旬,山東青島的一戶人家的智能門鎖于夜晚9點多自動打開,好在事后經檢測這是一起“烏龍”事件,原因是門體發生變形,形成門虛掩情況,著實讓人虛驚一場。

對此,智能門鎖企業們也亮出了自己的“十八般武藝”。

云丁科技創始人兼總裁張東勝對新芽NewSeed(ID:pelink)表示,旗下品牌鹿客對內在產品主要是從物理安全、生物識別安全、信息數據安全、AI智能安全等四個方面來提升產品安全,并且以此為基礎,鹿客打造了行業內首個安全技術品牌“AI·S4”。

同時鹿客在近日啟動了“AI·S4智能鎖安全實驗室”,據云丁科技首席架構師葉云介紹,智能鎖安全實驗室將以用戶、行業、生態為導向,著重于樹立智能鎖行業安全標準,向行業輸出安全方案、檢測方法和能力。

而物聯鎖科技的nokelock X1 自發電鎖則是從“實時安全”入手,其搭載NB-IoT實時通信技術,可以直接與附近的基站連接,一旦有異常開鎖行為,可以實時報警。另外,其內置的獨家核心NFC 和藍牙加密芯片,可以實現雙向加密的功能,門卡無法被復制。假如用戶的卡貼不慎丟失,也可通過手機取消卡貼授權。

創米小白智能門鎖同樣搭建了一套安全系統,一方面,采用了活體生物識別技術,針對貼膜攻擊等非法開啟手段進行算法優化,防止假指紋開門;此外,特殊的電磁防護設計還大幅降低了電磁輻射的影響,保障門鎖遭受特斯拉線圈、大功率對講機的電磁攻擊時不會造成誤開門現象。

“不僅如此,創米還將軍用防彈玻璃應用于智能鎖觸摸面板上,從而將智能鎖安全系數帶入了新維度。”創米科技CEO李建新接受新芽NewSeed(ID:pelink)時說道。

由此可見,門鎖安全技術已經成為了智能門鎖企業的“兵家必爭之地”。

智能門鎖前路何在?

目前,智能門鎖銷售渠道主要分為線下零售、線上渠道和工程渠道。據易觀分析統計,目前國內智能鎖線下渠道銷量占比約50%,主要依靠經銷商進行銷售。工程渠道占總銷量40%,主要需求來自于寫字樓、銀行、機場建設。

盡管線上渠道銷量占比僅有約10%,主要依賴京東、天貓以及自有商城。隨著近兩年互聯網和線上銷售的迅速發展,線上零售的增長速度明顯快于線下零售。以剛剛結束的618購物節為例,某品牌智能鎖線上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長212%。因此未來智能門鎖企業或將會更加注重線上渠道發展,轉移銷售重心。

除此以外,還有一類數據值得關注。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6月,中國家庭智能門鎖滲透率只有5%,而歐美、日韓家庭智能門鎖滲透率已達35%、60%,相差懸殊。

而另外一端,截至2018年6月,自如等大B端智能門鎖滲透率達到25%,大幅超過了國內家庭智能門鎖滲透率;小B端智能滲透率也有7%,也高于家庭智能門鎖滲透率;整體公寓智能鎖滲透率為10%。

假設我國經過未來5年的發展,2022年智能門鎖的家庭滲透率將達到35%,大B端智能門鎖滲透率提高至65%,小B端智能門鎖滲透率達到50%。那么到2022年,中國家庭智能門鎖總銷量將達3250萬把,市場規模為390億元;公寓智能門鎖銷量將達到1354萬把,市場規模增長至47億元。

與此同時,中國目前約有4億家庭,其中70%以上的家庭是三人及以上的家庭,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劇及二胎生育政策的放開,老人、兒童占人口比例進一步提高,在2015年已超過37%。而智能門鎖相對于傳統門鎖,更為適合老年人及兒童使用,避免丟失鑰匙等行為。因此97%的家庭都存在從機械鎖更新為智能鎖的需求,加之每年新增住房數仍將保持相對較高的活力。

可以預見的是,隨著行業的逐步成熟和技術進步,智能門鎖平均售價親民化是趨勢,且憑借其安全便捷等性能,未來有望大范圍替代傳統的機械鎖,成為民用鎖具市場的主角,市場空間巨大。

所以當前的智能門鎖市場能夠吸引傳統門鎖廠商、互聯網公司、跨界巨頭等三千多家品牌的眾多玩家參與其中不足為奇,創米科技CEO李建新也表示:“大戰才能催生品牌。當前智能門鎖的市場滲透率還遠遠不夠,需要一批優秀的、有實力、有遠見、有責任感的企業共同把市場蛋糕做大,讓市場健康發展”。

只是,有競爭就會有玩家被淘汰出局,在接下來的時間內,智能門鎖勢必將迎來一場行業洗牌,而那些想留到最后的企業需要記住的是“打鐵還需自身硬”。

(來源“投資界”)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31选7走势图大星彩票走势图